当前位置: 主页 > 慈善网论坛 > 内容

传递中国正能量《我心灵世界的中国梦》盲人女诗人洲诗歌作品朗诵

时间:2017-06-16 16:5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5日晚,全国首个表现盲诗人和盲文诗歌的网络诗歌朗诵音乐会在呱呱视频社区上演,四川盲人女诗人洲互联网,百万网友传递正能量。这台由民革四川省委、四川省作家协会等单位举办的《传递中国正能量——盲人女诗人洲诗歌作品网络朗诵音乐会》,有117万余人关注,超过3万观众直接互动,聆听并传递一个关于坚强和爱的故事,场面热烈感人,催人奋进。中国20多位朗诵艺术家以高度的责任感和感,走进盲诗人洲的世界,第一次在网络上中国正能量,民族真善美。

  洲是成都市的一位盲人,也是成都的一位爱心人士。作为中国青年自强不息的楷模,她的事迹在八十年代被广泛报道,素有“北有迪,南有洲”一说。她的人生经历也颇显传奇色彩,自幼双目失明,不能看见五彩斑斓的世界,但她做出了很多健全人都惊叹的事情,19岁时带领几个盲人青年创办诊所,后来发展到拥有几十个科室的综合医院,她是西南美容整形界的。她多次被评为优秀企业家、先进工作者,四川名医。还出席过世界妇女大会,并在做过。退休后,她通过自学,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心理医生资格证,免费为需要心理帮助的人提供电话服务咨询。同时做慈善事业,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受过她帮助的有上千人,还了无数个年轻的生命。她说“在自救中救人,在救人中自救”,就是一种正能量,我们现在社会特别需要这种力量。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她在近60岁时,开始文学创作,出版了多部文学作品。为了这台晚会,她专门专门撰写了一部诗集《灵魂的香味》,选取了20首感人肺腑的诗歌。目前,《黑夜从此有了太阳》、《与你同行》已在网络上流行起来。

  与传统晚会相比,这台网络晚会有了显著的网络特点,首先是规模巨大,几万观众互动,上百万人参与。其次常节约,与传统晚会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的花费相比,这台晚会基本可以叫“不花钱”。第三、晚会从策划、创作、编排、音乐制作、视频制作等等,全部由网友完成,其中不乏专业和资深人士。第四、网络和现场互动,天南海北的演员越空联袂,同读一首诗,形式让人叹为观止。第五、中国网络朗诵艺术家集体网络正能量、中国正能量,引起百万网友共鸣,这是在和之后,又一次中国的事情。

  晚会还创了一首诗歌《中国正能量》,由我省诗人银莲、孙建军创作。朗诵艺术家薛飞、雨音、宏军、张北丽、王卉、周铁与四川传媒学院400个学生合诵,震撼感人。

  女主持人: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来自天南海北的网络上的朋友们,今天是3月25日,在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我们在这里举办《中国正能量——盲人女诗人洲作品网络朗诵音乐会》。

  男主持人:洲这个名字,对我们来说,既熟悉又陌生。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作为中国青年的楷模,自强不息的典范,这个名字经常出现在、中国青年报、等主流上。这么多年过去了,洲去了哪里?她还好吗?

  女主持人:这些年来,洲一直忙碌着,她创办了一家医院,做过医院的院长、是成都美容整形界的。她还兼营商场、旅社、工厂、幼儿园,做过市政协委员、市区残联的副、多次被评为优秀企业家、四川名医,出席过世界妇女大会,还在做过……

  男主持人:她退休后,专修心理学,几年来为两千多人做过心理咨询、心理、危机干预、心理援助。她还把儿时的文学梦重新拾起,出版了小说、诗歌、随笔等文学作品。

  女主持人:有一篇报告文学《她心中有一个明亮的世界》,讲得就是洲。有一位作家说,洲内心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一湾清水一湾淡水,清水叫慈,淡水叫善。是的,她的眼睛叫慈善。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洲上场——

  男主持人:感谢洲大姐。朋友们,今晚,来自全国各地网络朗诵艺术家们,一起来洲,中国正能量……让我们进入第一篇章《孤独》——

  主持人:朋友们,这台晚会集中了网络最优秀的力量,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们,精心策划、创作、编排、制作,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和心血。呱呱视频社区把这台晚会当成站内最重大的活动,从人力和资源上给予最大支持。四川省委宣传部、民革四川省委、省妇联、省残联、省作协和四川传媒学院,更是鼎力支持。四川悦好医学美容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和儒酱酒业提供了必要的帮助,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表示感谢。朋友们,今天,著名朗诵艺术家薛飞著名网络朗诵艺术家雨音.宏军也来到现场,有请——

  我从深思中嗅出灵魂的香味,/像春兰、夏荷、秋菊、冬梅,/色艳如火,灿烂如霞,/那么芬芳,那么纯美。/心灵原是一对好友,/时常互动,彼此安慰。/如果偶然心被伤了,/灵魂也会陪着掉泪。/要是灵魂忽的出窍,/心会令其立即返回。/在更深露重或梦醒时分,/能听到心灵对话,评判人的错对。/有时候灵魂的香味变淡,/心会自然浇上甘甜的泉水,/因此心灵永远不会干枯。/有香灵作伴,永远不会荒废。/伟岸的人格,/无需宏论妙语雕饰,/只要随时闻得到灵魂的香味。

  我在昼梦夜梦间把你想,/生命之舟什么都有,/只缺一副桨。/为什么他迟迟不肯出现?/难道是我的心灵之光,/不能为他?/在天涯海角寻,人海滔滔里访。/中还有无数星球没开拓,/难道他会生在那样的地方?/可听到我深情的,/心跳的慌张!光阴又快流完一年,我省首本慈善诗词集首发/可知道的日子多么漫长!/远在天边的良师益友,/能否嗅到英雄佳人灵魂的芳香?/假如你驾着彩虹走来,/黑夜从此有了太阳。

  你出现,/我将从此勤勉。/拔寨启程,/爱恨情仇的纠缠。/万紫千红,/架不住一夜北风。/鬓发如霜,/未必没有过风华少年。/原谅我挥霍掉那么多好时光,/今后,我会捏碎过去,/重塑一个自己给你看。/艺术家该创造更多的佳作,/把心灵制剂同颜料一起搅拌。/虽说生活欠了我们许多债,/艺术可以为人们疗伤还债。/雨天有阴郁的美,/晴天有晴天的蓝,/苦乐酸甜皆是福,/要找准虚拟与现实的接点。非因素影响 王传君恋情:中国女足,/失望再不能俘虏我,/有你同行,我的心在护卫下,灵动安然。让心不再被/我和你经历过多少苦乐年华,/生命中沉淀下的尽是泥沙。/岁月的每一步都那么艰辛,/回首处有几段点缀着鲜花。/太多不能负荷的重,/太多无法承受的痛。/现在已成为壮美的过去,/如今还有多少日子可供我们挥洒。/既然不爱长这儿的我们,/难道还要自己把自己?/其实熬过了严冬和酷夏,/何不在拱开乱石后吐露芳华。/教父说一个人有一个命运难以,/把控好方向盘就不是傻瓜。/人海中太多暗礁险滩,/还要面对多少绝壁悬崖。/我们一搜集了多少酸涩的泪,/了多少不公的鞭打。/振作起来吧,/把示人。/使所有的心灵不再受铁蹄。

  洲:“我是盲人,我对声音很,你的声音是装在我心里,刻在我骨头上……今天我终于见到你了,都说有缘人总会相见的。我们是有缘人。谢谢你!”薛飞表达感谢,把手中的花献给洲,说一些“你有一个明亮的世界。你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宽厚的人生追求,都值得学习和。”

  主持人:朋友们,洲的诗歌清新中透着,淡雅中散发着温暖,朴素中浸着高贵。这不仅仅是文字的魅力,是一个自强不息的盲人的人格力量。

  现在,晚会进入第二篇《让心灵起飞》,来自中国各地和日本的5位网络朗诵艺术家,共同演绎这首组诗,现在请导播把画面切进呱呱视频社区朗诵文学区为本次晚会开设的网络朗诵现场,让我们与网络朗诵艺术家们一起,让心灵起飞。

  无惑的智者笑颜如花,/清晨总采回思想的朝霞。/鲜红玲珑,诲人不倦,/人性的为夜晚点蜡。/火炬把道,/使泥藻的脚知道该怎样拔。/的羔羊问哪儿有青草,/姑娘哭诉不如意太多,心乱如麻。/智者叫羔羊别老看远处,/肥美的草就在身下。/又递给姑娘一方手绢,/要她珍惜花样的年华。/不要怕人生总有缺憾,/没有缺憾的人生才真正。/一个人的世界虽然完整,/二人组合反有缺憾和偏差。/正因为有缺憾需要互补,/相互支撑就可矫正偏差。/倾斜未必不稳,/残缺未必不美,如月牙。/天空虽有汪洋般的云,/渺小的人类,还在自己脚下。

  这是一片少有人来的原野,/尘封的土地有厚密的落叶。/我们找地方燃起篝火,/让浮躁驿动的心被熨帖。/苍茫岁月有多少奥秘,/能不能让我们看到洪荒的那一页。/脱离了凡尘的红灯绿酒,/新月的冷明灭灭。/试问哪一种更叫人留恋呢?/回答是的冷冽。/许多人舍不下美色,/总想在名利河畔捞虾狩猎。/殊不知心灵已布满尘埃,/厚得像原始林地的腐枝败叶。/把眼球从奢靡中移开吧,/方能听见天籁之声的真切。

  夜幕把春天的大地,/公上的车流世声皆已退潮。/别墅的夜特别安静,/风也不再同枝叶打情骂俏。/我咀嚼着巧克力般的孤独,/又往咖啡杯里加上寂寞一勺。/用纸笔刻录下宝贵的时光,/拿书本给自己建造一座城堡。/把名利关在了门外,/留下知性女子优雅的情调。/将孤寂搅拌后当茶饮,/未经的哪有此等情操。/是厌倦了还是不想再弄潮,/是壮志未酬心先死,还是焦虑前知己少。/情燃尽泪已干,蜡烛终渺渺。/参禅有所悟,循环乃。/生命原本有裂缝,互映照。/智者本不怕,要知道太阳不落。都会被烤焦。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在那头

  春天,遂想起/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蜒于其中/(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江南/小杜的江南/苏小小的江南/遂想起多莲的湖,多菱的湖/多螃蟹的湖,多湖的江南/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那场战争是够美的)/逃了西施/了范蠡/在酒旗招展的/(从松山飞三个小时就到的)/乾隆的江南/春天,遂想起遍地垂柳/的江南,想起/太湖滨一渔港,想起/那么多的表妹,走在柳堤/(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走过柳堤,那许多的表妹/就那么任伊老了/任伊老了,在江南/(喷射云三小时的江南)/即使见面,她们也不会陪我/陪我去采莲,陪我去采菱/即使见面,见面在江南/在杏花春雨的江南/在江南的杏花村/(借问酒家何处)/何处有我的母亲/复活节,不复活的是我的母亲/一个江南小女孩变成的母亲/清明节,母亲在喊我,在圆通寺/喊我,在海峡这边/喊我,在海峡那边/喊,在江南,在江南/多寺的江南,多亭的/江南,多风筝的/江南啊,钟声里/的江南/(站在基隆港,想——想想回也回不去的)/多燕子的江南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的红硕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就在这里:/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的,脚下的土地。

  我愿意是急流,/山里的小河,/在崎岖的上、/岩石上经过……/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条小鱼,/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我愿意是荒林,/在河流的两岸,/对一阵阵的狂风,/勇敢地作战……/只要我的爱人/是一只小鸟,/在我的稠密的 /树枝间做窠鸣叫。/我愿意是废墟,/在峻峭的山岩上,/这静默的 /并不使我懊丧……/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青的常春藤,/沿着我荒凉的额,/亲密地攀援上升。/我愿意是草屋,/在深深的山谷底,/草屋的顶上/风雨的打击…… /只要我的爱人/是可爱的火焰,/在我的炉子里,/愉快地缓缓闪现。/我愿意是云朵,/是灰色的破旗,/在广漠的空中,/懒懒地飘来荡去,/只要我的爱人/是珊瑚似的夕阳,/傍着我苍白的脸我省第三届“老少共携手、三江源”活动拉开序幕,/显出鲜艳的辉煌。

  小鸟:朋友们,这里是“《中国正能量》”盲人女诗人洲朗诵会的呱呱视屏社区网络现场!我是网络主持人小鸟,请允许我向在现场参加晚会的以及与网络同步聆听晚会的朋友们问好!

  润物:朋友们,我是网络主持人润物,这是一场带给聆听者力量与追求的晚会,是一次主旋律,传承文学思想,彰显网络文学正能量的活动!

  小鸟:是的,在聆听了来自现场的精彩节目的时候,我们被那些朴素文字,闪光的灵魂感染着、着,也再一次为那些经典的文学作品喝彩!

  润物:朋友们,在网络更加贴近现实的今天,晚会组织者精选了几篇经典文学作品,由来自网络的朗诵者为大家献上精彩的。网络朗诵从萌生到兴盛的十多年来,众多的网络朗诵爱好者始终至力于把经典名篇做为主导方向。

  小鸟:网络朗诵群体,既有国家级和各省、市的专业人士,也有普通的朗诵爱好者,正是这个平台,让普通的朗诵爱好者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朗诵水平得以提高,文学的内涵得以!

  润物:如果说现实舞台上的各种朗诵活动让我们能够欣赏到中国朗诵的最高水平,而网络这个平台,则给了广大朗诵爱好者一个更为广阔的发挥空间,在这里,我们的文学可以无限地延伸,我们的朗诵团队在这里成长着、壮大着。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妈妈啊,你不要再老了/你再老下去/我就没有妈妈了/没有妈妈的游子/就永远回不到故乡了/没有妈妈的故乡/就成了一个空壳了/哦故乡故乡/故乡是妈妈居住的地方/妈妈是故乡的心/妈妈是故乡的魂/是升起在朝朝暮暮的温暖的炊烟/是守候在风中雨中的简陋的鸟巢……/妈妈啊,你不要再老了/你再老下去/我就没有妈妈了/没有妈妈的儿子/年龄再大也还是孤儿啊/年龄再大的孤儿/的也还是妈妈的怀抱……/哦妈妈妈妈/妈妈是儿子的天堂/妈妈是儿子的教/是生命的源头灵魂的归宿/是理想的寄托的依靠……/妈妈啊,你不要再老了/你再老下去/我就成了孤儿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却不能说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星星没有交汇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潜海底

  为别人点一盏灯是幸福,/自己的心也不再孤独。/灵魂因助人没了裂纹,/自身创伤在为他人包扎时修复/从此心里能量不断放大,/这盏灯把他人和自己都照得更清楚。/不要总想无休止的,/要学会在给予中获得满足。/如有一天逢知己,/愿把心曲向他吐。/设若凭借好风力,/施展才华与抱负,/趁机遍撒真善美,/良种拨满神州土,/正道得匡正,/四海黎民无人哭。

  以细敏的心描摹着你/从古典到现代如玉如水/蕴含着十万份的芳菲/我端坐在这里/向天借一管如霞的五彩呵/芳草输你三分繁花妒你婀娜/我用文字捧起你的微笑/无数次地构想你四季的风韵/你用灵巧的手法留住我的青春/千百次地写下美丽的梦想/我看到那婉约的女子/乘兰舟撞开的/玉骨花容了桃红柳绿/不管你是唐诗宋词里走来的女子/还是栖居在诗经里的姑娘/我都要留住你冰雪般的肤/以及你淡雅风华的韵/拈一袖馨香走进我的守候/听,那低徊的弦乐/也为你唱响流转的棹歌/你是从唐诗宋词里走来的女子/你跌进了我的臂弯只是一瞬/便推开了我梦转千回的恒曲/素心万丈采撷了云水为你浓妆淡抹/素手轻扬为你留住那一簇春黛/我在一张望,/你沿着千年的墨香走来/把诗经的种子信手拈来/在留白的帘幕上伏案轻书/你是从唐诗宋词里走来的女子/逝水流年的词语扑面而来/染红了春雨摇落了心事/你让文字在的深处守候/写下你最美最好的情愫/我轻轻地展开无尽的遐想/想你这有才有艺的女子/没有唐诗宋词的风流/怎会繁衍出今天最美的光影/我静静地在你的诗行里沉醉/爱和生命是如此的圣洁无比/你在我不加掩饰的描摹下/用融着爱和宽容的心守护着/这越来越好的期许/这期许着的越来越好/你拿起或放下那些笔墨和书笺/你的诗文就是你的心窗/在爱的青梗上我倾听你的诗稿/你的心里充满着阳光/我以细敏的心,记下你最美的瞬间/我用灵动的情,品味你平平仄仄的韵/在这诗意的空间/一个动词,跳跃而来/在这定格的瞬间/一个画面,映入眼帘/越来越好/越来越好/是的,我们会——越来越好/是的,未来会/越来——越好

  您是一个普通的母亲/有一颗朝圣的灵魂/告诉我要永远做个/我2岁时被您领养/您无数次为我擦干我泪眼/人生的口点亮灯盏/捉迷藏的情景,十二桥的狂奔/颐和园的船浆,南京六合东沟一公司大火现场明火已灭 无人员伤亡,上清宫的滑竿/看不到光亮的您,伴我走过/妈妈,我常常地问您/是谁拿走了您的/我希望借济公的扇子/扇好你的眼睛/忘不了,拉着您的手/去摸图画中蝴蝶的翅膀,/摸孔雀怎样开屏……/忘不了,残疾的您。/带着我走过许多的地方。/给孤儿院的残疾小朋友送去礼物,/到敬老院慰问孤寡的老人。/记忆里,都是妈妈啊/梦也往事,醒也往事/写作业坐姿一定要端正/治病您亲自选定医生/妈妈,岁月把皱纹写在了您的脸上/您把人生最宝贵财富给了我/了我什么是同情和爱/您让我懂得给予的意义/远比得到更加地重要/您在听吗?妈妈/我是那样深切地爱着您/这一生,我不能没有您/这一生,我都会真诚地/只要我的妈妈,永远年轻

  这台晚会,是网络朗诵艺术家真正集体受邀落地的演出。是一次让现实观众和主流全面感受网络朗诵艺术家的风采,及与音乐、影画多位一体完全融合的极具视听冲击力的盛宴!全面展示网络朗诵的作品演绎、音乐编配、影画制作等多种艺术形式浑然一体的精彩。同时,采用网地越空联袂的方式,真正做到实时互联互通,让观众同时欣赏落地演出和网络分会场。饕餮盛宴,值得期待!晚会是对网络朗诵发展的一次成功探索,具有示范作用,典范意义。

  总导演宏军因参加云南曲靖的一个演出,演出完毕直接坐长途汽车到昆明机场,换乘飞往成都的班机。在汽车上,由于开窗吹了风,到成都时,感冒了,嗓子明显沙哑。他抽烟很厉害,一根接着一根,声音与平时相比,多了一点“烟锅巴”意味。彩排正能量时,他一人代替六人,与400学生一起“泣血呐喊”,怎一个惨字了得!任何人见了都心疼。文艺兵出身的他,长期从事大型演出活动,思维开阔发散,讲求气势恢宏,场面宏大。一旦进入这种情绪,他就收不住,兴奋得不得了。薛飞说有两种兴奋,一种叫“舞台兴奋”,属于雨音。另一种叫“导演兴奋”,属于宏军。

  24日上午,利用演出间隙,雨音、薛飞、等人前往大邑县的建川博物馆参观。馆长樊建川很高兴,说他建了抗战博物馆、地震博物馆、博物馆、就差一个“中国声音博物馆”。建好之后,他要把中国的好声音全部收录进去。他与雨音说好了,首先收录她的声音。雨音同志心花怒放,手舞足蹈,那个高兴劲就不提了。

  四川传媒学院是一所培养文化产业的综合大学,其中播音主持系是强项,有几千人。一听说薛飞来到学校,学生们呼啦啦地拥了过来,签名呀拍照呀,把薛飞得不亦乐乎,签名签到手发软。做名人难呀,做薛飞这样的名人更难呀。

  除了宏军和巴人村,这台晚会最累的就数杜培涛小朋友了。小小年纪,尚未婚配,从赶到成都,受这分苦。杜培涛同志,是呱呱总部派出的技术人员,他负责网络保障和技术支持。现场需要四台笔记本,他来回在这四台笔记本捣腾,基本没有坐,两天时间全部站立着,还必须弯腰弓背的。一会调试画面,一会打字联系后台服务器,一会切换音响,还要与切换台进行无缝对接,累得他几乎趴下。什么是正能量,杜培涛同志的顽强拼搏就是正能量,强烈呱呱老板励杜培涛同学。

  现场视频给观众很震撼的感觉,都说做得好,学校党委副康庆良说“有春晚水准”。这些视频都是清若辛苦熬夜熬出来的,在短短的五六天时间内,要拿出十几个节目的视频,任务不是一般的艰巨,而是相当的艰巨,但清若同志硬是咬着牙挺了下来,做完任务直接病倒。从创意、到素材收集,到制作,再到渲染生成,由于是家用电脑,文件又太大,不知死了多少回机,她都记不清了。《中国正能量》的视频有11分钟,她渲染了七次才算成功。在,由于工作事务太多,她干脆请假回到上海,潜心做视频。19日,呼啦啦出来5个。做完视频,她就病倒了。23日和24日,她拖着病体又上网,与现场对接,处理连接的技术问题。让我们向她致敬,是清若让晚会有了色彩,是清若让晚会生动无比,是清若让晚会多了一分诗意和。

  在筹划晚会的时候,大风同志正在做大连市的一台晚会,时间非常紧迫,但大风还是承揽了音乐编辑制作工作。扎实的文学,良好的艺术感觉,娴熟的编辑技术,让他的音乐充满和饱满的色彩,深受演员的欢迎,都问音乐是谁做的,如此专业和高水准,为他们的朗诵加分不少。向大风同志学习,向大风同志致敬!

  这台晚会是在和之后举办的,非常符合中央的,社会需要正能量。四川竞相追逐报道。23日,成都商报率报道。与以往不一样,他们用版面进行报道,派出三记者,分别对洲、宏军、雨音、巴人村、苦咖啡等进行采访,在版用一个整版做出专题《后天万人越空朗诵共沐盲女诗人“灵魂之香”》。雨音、薛飞、在飞赴成都的航班上,读了报道,那高兴劲难以言表,雨音甚至“偷走”了6份。随后,派出记者在机场守候宏军、雨音、薛飞、,24日,又用了一个整版推出专题《传递爱收获爱网友打飞的助阵盲女诗人朗诵会》,配上洲给雨音、宏军、薛飞、献花的图片。随后,成都全部都行动了起来,《华西都市报》、《四川日报》、《成都日报》、《天府早报》、《成都晚报》、四川、成都、四川在线网等等纷纷跟进,一个堪比活动的行动在成都上演。网友们搜索一下,就能感觉到宣传的超常规效应。

  晚会的网络导演是的苦咖啡。作为主创人员,他负责网络上的演员挑选、编排、排练、舞美、音乐等等工作,工作量很大,又很细,他提出一个要求:精益求精、严丝无缝。由于这次是实行越空联袂,网上网下互动,配合和协调工作显得非常重要,他带领演员和工作人员排练了无数次,熬了多少个夜,基本达到了要求。从现场的角度来看,网络演出让观众有一种耳目一新的震撼效果,很多人觉得新鲜,竟然还能这样越空联袂。马洪奎院长觉得很新奇,立即吩咐校园足球场上大LED屏幕进行转播,同时让校园直播晚会盛况,全校两万师生欢腾了。特别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一个在,一个在南京对诵时,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晚会成功了,可是,苦了咖啡,累了咖啡。向他致敬!

  除了现场的1000名学生观众之外,还有部分全国各地来的特殊观众,他们都是宏军和薛飞的粉丝,都是打飞的来的。他们想与偶像零距离接触,想得到他们的签名,想成为他们的学生,见面的情景令人。一位从南京学院来的同学说,他一直薛飞,一直揣摩和模仿薛飞的声音,但一直没有见过真人,这次机会让他圆了一个梦,终于见到了老师,还得到了薛飞的真传。他很满足,一脸的灿烂。

  当天外有天朗诵《妈妈,你不能再老了》,现场安静得出奇,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他。导播给了他一个全屏,让观众看见他眼角的泪花。天外有天话音刚落,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全场都被他了。都说好作品,好声音,好情绪!播音系的刘鹏老师深有感触地对学生说,朗诵不仅仅靠嘴上的声音,更重要的要靠心灵的声音,进入这种状态,那就是享受朗诵,你的朗诵就多了人情和人性的美丽,就能打动人。

  巴人村在二楼的总切换台,负责音控、灯光、LED大屏幕视频和音乐播放,有6个工种,调度11个人进行操作,每一个环节必须严密配合,要做到严丝无缝,把最好的画面和音频传到网络。每当切到好画面,他都会像孩子一样跳一下,手舞足蹈一番。在李灵犀朗诵《妈妈》时,楼下的导播很给力,立即切给洲的眼睛,那种自然流淌的情感,让巴人村大叫一声好,鼓起掌来,连叫“意识流”、“意识流”。当然,他也有沮丧的时候,每当演员不进点光区,他就连连跺脚,急得直冒汗。这种情况出现在朗诵《乡愁》的时候,不知为何不进光区,他着急了,连忙吩咐打开二幕顶光,又让追光牵引演员进入光区。这才意识到不对,缓缓移动进点光区。

相关推荐